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未分類

林陽聽聞笑了笑,這神醫還真是得理不饒人啊。

“你看那小子的穿着最多也就一個工薪階層而已,居然敢和李乾坤老先生頂嘴,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不得了啊!” 林陽聽周圍人說完,再看着李乾坤那牛逼的樣子,實在是讓林陽他生不出一點好感。 可是林陽還是鞠了一個躬開口道。 “對不起,前輩。” 王山瞪大了眼睛,他估計也沒想到林陽居然會給他道歉。 李乾坤聽聞點了點頭說道。 “這樣纔像話,以後不懂的話就別裝懂了,今天我就給你見識見識我李乾坤的厲害,今天中午手術前你不用交手術費,若是我失敗了那麼我免了你的錢相反我個人再賠償你一筆費用!若是我成功了你再把手術費補上!” 李乾坤說完一個護士在一旁開口道。 “李大夫這樣不合規矩啊。” “閉嘴!這件事就這麼定了!” 說完李乾坤轉過身就離開了,林陽看着李乾坤的背影無奈的笑了笑。 這個醫生雖然有些亂來,但是最基本的節操還是有的。 勉強算是一個好醫生了。 這時候王山在一旁問道。 “老大,爲什麼你剛剛要給他鞠躬?這老頭子的破臉,若不是這裏是醫院,我早就把他那大黃牙給打掉了。” 林陽搖了搖轉過頭拍了拍王山的肩膀。 “我們是人,不是流氓,不是混蛋,你只不過是看到了這李乾坤現在威風的樣子,但是你可曾看到他在手術檯上妙手回春,救活每一條生命的樣子,這樣的職業我們可以忘記,但是絕對不可以不敬重。” 王山聽聞有些懵逼,林陽也理解,因爲這樣一個大老粗只知道用拳頭來征服別人。 隨即兩個人等到了中午,就看到了一個醫生走進了病房,將少女帶到了手術室。 林陽和王山就這麼坐在椅子上,兩個人的表現截然不同。 林陽倒是一副悠然自得的,因爲他知道這個手術根本不可能成功,那李乾坤說的存活五年,其實也是不可能的。 而王山倒是一臉擔心,因爲那畢竟是他自己的女兒。 …

Read more

「夫人!不好了!」丫鬟嚇得結結巴巴,都說不出話了,噗通跪在三夫人面前。

三夫人心裡,升起一股不祥之感。但是,她還沒往最奇葩的後果上去想。 她以為頂多也就是個墨嬌玉的計策被人發現了,這會兒被關起來了。 「老爺……老爺讓夫人去見老爺!」丫鬟哆嗦著,嚇得夠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三夫人迷惑了。 丫鬟哆里哆嗦,不敢開口。 歷來報告壞消息的人,都會是第一個受罰的。雖然這種人根本什麼都沒做過! 三夫人一到大廳,就看到柔雲公主竟然也在! 公主正好整以暇地品這香茗,看到三夫人進門,這才撩起眼皮,邪魅一笑。 嗯。 嬌妻來襲:老公請淡定 ,公主覺得很丟人,也很心痛。 不過出了墨嬌玉這檔子事,公主立馬就平衡了,這病也瞬間好了一大半。 若是墨嬰寧的事,還輪不到皇家公主出面。 但這是墨嬌玉啊。怎麼著也是文丞相的外甥女!所以,公主怎麼能不來助興呢? 三夫人莫名其妙地進了堂,墨雲天也沒叫她坐下。她就是心裡委屈,也只好站著。 「老爺,為什麼突然喊妾身前來?「三夫人委委屈屈地問道。 墨雲天沒理會她,只是說道:「扶新人上來。「 三夫人一呆。四名丫鬟,扶著——應該說是架著一個穿紅嫁衣的年輕女子,那個啥,搖搖晃晃地,走進了堂上! 走路那個姿勢,果真是搖搖晃晃,跟鴨子差不多! 三夫人以為自己眼花了。 尼瑪,那是誰? 墨嬰寧? 不對啊! …

Read more

就在東方修哲扭頭與鳳王鷹說話的時候,廣笑間驟然發難,凝聚手上的鬥氣。驟然間發動了一個極具破壞力的奧義來。

剎那間,一群密集的能量體,向著東方修哲衝去。 眼看著就要命中目標。廣笑間的一雙老眼,卻是在下一刻睜大了將近一倍。 只見在少年的眼前,竟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虛空之門,從門內好似有著某股無法抗拒的吸力,頃刻間便將他發動的所有能量體吸入其中。 陰陽眼「神無」境界的能力之一——虛引! 東方修哲此刻施展出來,更具有震懾力。 放眼看去,包括廣笑間本人在內,這些入侵者全都看傻了眼,一個個呆若木雞的樣子,就好像他們的戰鬥意志被瞬間摧毀。 敵人已經變態到了無視能量攻擊的地步,這場仗還怎麼打? 別說是其他人了,就連有著強烈野心的廣笑間,此刻都不免打起了退堂鼓。 跟著眼前這個少年戰鬥,簡直就是:找虐、找抽、找死、找崩潰! 就在這些入侵者還沒有從震驚中清醒過來,新的震驚又席捲而來。 只見那道虛空之門,竟然把剛剛吸入的能量體,原封不動地噴射出來。 「轟隆!」 地動山搖,在這聲巨響中,數十處建築化成了碎塊! 廣笑間吃驚得張大了嘴巴,已經說不出話來。 「切,果然還是因為沒有熟練掌握!」東方修哲突然腹誹一句。 剛剛,他原本將廣笑間發動的招式返還回去,卻因為操控得不熟練,使得數十處建築成為了犧牲品。 「蠶食天龍……那是蠶皇大人的招式『蠶食天龍』!」 一位凶魔中的骨幹,語氣驚懼地說道。 他的這句話,就像是一個導火索,使得其他人都被一種無法言語的恐懼籠罩。 如果這份恐懼不消除,他們的戰意就不會恢復,那麼最後的結果只會葬身於死。 不對,確切地說,是會被煉製成傀儡然後被收藏於此! …

Read more

說實話,逍遙皓天今天可不想鬧出人命,但他也不好這個時候去阻止蘇光呀,來到這場子,只是想找個機會,把蘇光收為自己所用罷了,按照逍遙皓天這樣的想法,就算蘇光今天要把他們龍家給滅門了,逍遙皓天也定要出手相助的。

而就在蘇光剛衝到龍玲瓏身前,一隻手剛掐住龍玲瓏的脖子,這個龍玲瓏哪會是蘇光的對手,蘇光在頃刻之間,就可以取她性命。 唰…… 一道黑光,突然從場子外射了進來。 「蘇光,你還不停手。」 一個粗獷的聲音從場子外傳來,隨即,只見五個年輕人,同一時間從外面飛進來,直接就朝擂台飛去。 蘇光感覺到五股強悍的氣勢直接壓向自己,無奈之下,他也只能先行鬆開龍玲瓏,向後退了幾步。 「表姐,你沒事。」 這五個人,身上都穿著同樣的服裝,認識這服裝的,自然知道,他們全部都是聯盟學院的人,而在他們是聯盟學院的精英學生。 不管是界神聯盟的四大學院,還是其他各城的學院,都只分為三個等級,一等級是新生,二等是優生三等級是精英。 看書王小說首發本書 第504章今天這事,鬧大了 當然,在每一個學院,既然有著特別的學生,那也有著特別的班級,每一個等級,都有著優等班,這優等班的學生是沒有任何特殊代號的,也可以說,他們每一個人的名字,就是優等班的代號,像龍九這等角色,就是聯盟學院三等級優等班的,也是一輩高手者而現在來的這五個人,也全部都是聯盟學院三等級優等班的學生,帶頭的,就是古家的子孫,名叫古樂天。 古樂天剛一到,就稱龍玲瓏為表姐,這一稱呼,足以說明古家跟龍家的關係,是表親難怪龍家能成為這無雙城裡最富有的一個家族,必定是藉助著古家在無雙城的勢力才發展起來的,這兩家可以說是古家有權,龍家有錢,聯盟學院,就是他們兩家開的一樣。 龍玲瓏摸著她的脖子,是連聲大喘氣,被蘇光這一掐,差點沒去了她半條命。 「表弟,你們來的正是時候給我把蘇光,還有那小子拿下,兩個混蛋居然敢跑來砸我場子。」 「放心,有我古樂天在,誰也別想欺負表姐。」 古樂天大手一揮,說道:「你們四個,保護我表姐,蘇光交給我了。」 「是,古少。」 古樂天上前幾步,指著蘇光怒道:「蘇光,你膽子是越來越肥了,連我們家的人你都敢動,你有幾條命?」 「哈哈……」 蘇光放聲大笑道:「古樂天,你算個什麼東西就你這德行,也敢跟老子叫勁怎麼,就來了你一個?你那大哥古梵谷,二哥古化騰,還有你那表哥龍九沒來嗎?」 …

Read more

「都讓開,都讓開,」楚凌飛拉著莫凝珊剛剛從人群中走出來,都沒來得及逃走就被迎面而來的人給逼退了,

一大群穿著統一鎧甲的人嘩啦啦的涌到了檯子附近,就連天皇階的青蘿都不敢對城防兵動手,只是柳眉緊蹙顯得很是不滿,就是因為那個不成文的規定,江湖人不能對王朝人出手, 穿著銀色鎧甲的領頭者稍微一躍就踏上了青蘿所在的檯子之上,理都沒有理她就從身後掏出一張畫像嘩啦一聲展示在眾人面前:「大家聽好了,這人是詹台家族必抓之人,凡是提供線索或者將其擒獲者將會受到非一般的待遇或者得到詹台家族獎勵的一百枚靈晶,」 「來人,將這畫像張貼到各大大小小的街道,」 「是,」身後的手下領了畫像各自行事去了, 看到這畫像的時候楚凌飛猛地一拉莫凝珊走進了一個幽靜的小巷子里,臨走之前他回頭一看,檯子上的青蘿正滿懷笑意的看著自己的一舉一動, 「這女人不簡單,」這是在拐角處楚凌飛對北青蘿的唯一印象,看她那信心滿滿的樣子是認出了城防官手裡的畫像正是自己, 他自己也沒有想到,昨天剛剛將那個詹台家的小子給殺了,這麼快就滿城皆知了,自己這頭紅色的頭髮太明顯了, 「好險啊,幸虧剛才我們走的早,不然以你這一頭顯眼的紅頭髮絕對會被人認出來的,現場那麼多人想要離開怕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吧......」回到了原先居住的地方,莫凝珊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 「若是被認出來的話現場那麼多人絕對逃不掉的,也許你沒有注意,那個身穿銀白色鎧甲的人擁有偽皇階的實力,從其血氣充盈度能夠看出來,那傢伙修為比我高出很多,」楚凌飛也沒有想到,這麼快就會知道自己的模樣, 現場那麼多人,若是將自己包圍的話真的很難突圍,除非朝著那些修為低微的王朝之人動手,但是那樣的話自己將會成為整個無極界諸人共誅之人,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啊,難道要隱藏在這個角落裡不出去嗎,」莫凝珊還是忍不住問道, 緩緩搖了搖頭,楚凌飛端坐在梨木雕花圈椅上給自己斟了一杯清茶,低聲說道:「這王朝之內我們得不到什麼有用的消息,今天能夠看到那名叫青蘿的女子吸收信仰之力已經很僥倖了,」說道這裡楚凌飛心裡有了一定的計較,他有一種感覺,曾經界王神告訴自己的那個修羅神的傳承者可能會與四大王朝的這四個絕世美女有關係, 兩人都不再說話,本來只是出去逛街的,但今天遇到的事情著實讓楚凌飛有點慌亂,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砰,, 楚凌飛猛的一拍茶几就站了起來,急忙忙的收拾起東西來,一邊和莫凝珊說道:「此地不得就留,我們必須離開這裡,」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楚凌飛會突然急切,但是莫凝珊還是選擇了相信他,急匆匆的將東西都收拾到了儲物戒指之中, 就在楚凌飛他們剛剛進入巷尾轉角處的時候,迎面走來了七八個人攔住了兩人的去路, 看著前面全身黑衣的蒙面人,楚凌飛沒有妄動,很是謹慎的將莫凝珊拉倒了背後,一臉戒備的看著這些人,從領頭的那個傢伙身上楚凌飛感應到了強烈的威脅,這傢伙至少也得有真皇階的勢力, 本來以為王朝和江湖是互不相干的,楚凌飛也沒想到在這北部王朝的主城會碰到這麼多的高手, 看到楚凌飛沒有說話,那個領頭的傢伙不著痕迹的點了點頭大步上前說道:「你們不要緊張,我們家主子想要請你們去府上一坐,」 「哦,請問貴府的主子是哪位,」雖然這些傢伙表面看去並沒有多少惡意,但身在異鄉楚凌飛不敢有絲毫的鬆懈,急忙反問道, …

Read more

念及所達皆爲定論!

仔細查看了一下自身的情況,曾毅終於發現,不知何時體內的元力並沒有按照第三層的功法運行,而是直接在冥冥中以一種更爲神祕的方式存在! 就這樣就第四層了?曾毅有些不敢相信的再次查看了一下自身的情況。然而種種的異樣都和術士四層的情況相似 。最終他也不得不接受了這不可思議的事實! 不過這並不是說曾毅一到第四層境界就可以天下無敵了,這只不過是一種境界。 打個比方就好比是電腦編程,一個再好的編程工作者沒有電腦的話,他編寫的程序就沒有辦法運行,而曾毅此時只不過是一個剛剛擁有電腦的編程菜鳥罷了,所以他還有一段很漫長的路要走。 如果有一天他對天道理解到了一個很高深的境界,那麼有可能他將真的能達到號令天地的程度! 不過不管怎麼說此時的他已經算是站在了大夏五千年來少有人站到的高峯! 曾毅懷着激動的心情睜開了雙眼,卻發現這裏已經變了個模樣,原本富貴堂皇的大殿,現在已經變得殘破不堪,裸露的石壁以及碎裂的玉石彷彿訴說這剛纔的慘烈! 推開擋在眼前的瓦礫,曾毅站起身來,整個地宮已經在始皇的大陣中化爲了廢墟!再也沒有了原來磅礴的氣勢。 想到來時的三人,此時也只剩下了自己一個,曾毅深深的吸了口氣,然後運轉體內因爲突破而再次充足的元氣,將神識於天地溝通。 “復活!” 隨着一聲低吼,大殿的空中開始出現了一種神祕的波動!那波動如同空間扭曲一般,來回的震盪了幾下再次恢復了平靜。 “哎!” 曾毅將神識收回體內,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兄弟不是先生我不想救你,實在是能力有限,心有餘而力不足啊!” 原來就在剛纔,曾毅想用第四層境界的大神通,將二人再次復活,但是當他將神識溝通天地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對天道規則的理解還十分的膚淺,根本達不到那麼高深的境界。 徐家兄弟已經被岩漿氣化屍骨無存,曾毅只好對着兩人死去的地方深深的舉了個弓,然後轉身向着始皇的棺槨走去。 由於大陣的原因,始皇的龍棺也沒有了剛開始的精美,整個就像一個粗大的黑木炭一樣。 曾毅對着棺蓋輕輕一推,就聽“啪!”的一聲棺木在也承受不了重力,四散開來,而始皇的骨骸正好被壓在了下面。 “艹!”曾毅不由的一聲叫罵,因爲整個皇陵最值錢的東西應該就在這了。就這麼一下還不被全部壓碎啊。 對着始皇的遺骸曾毅沒有絲毫的敬畏,一把將他全部掃到了一旁,然後仔細的清理這他的遺物! 隨着一件碎玉的取出曾毅的心也開始寒了下來,因爲這裏邊沒有一件完整的物件! “你大爺的,老子好不容易混到現在,你就給我這麼一堆破爛!”帶着心中的鬱郁,曾毅對着始皇的頭骨就是一腳。但緊接着他就被始皇頭顱下的一個方盒給吸引住了目光。…

Read more

葉塵則是將比較小巧的P90掛在背後,裝上三個備用**,再從車裏拿出了那把G36步槍,隨時準備射擊。

而約翰則是收上一把MP5K**還有一把M110連發狙,以及整整一揹包的**轉身離開了他們兩個:“我去制高點,有狙擊手的話我來對付,你們慢慢玩。” “哎我去,你這夠輕鬆啊!”葉塵笑了笑, 噬日 。 前來刺殺的人羣越靠越近,眼看這些人就要從身上背後掏出傢伙,葉塵一聲令下:“伊森,開火!” “砰砰砰!”一連番串的子彈就好像是這些傢伙的熟人一般,挨個挨個對着腦門上竄。 只不過被伊森打中的傢伙是比較慘,一發子彈穿過眉心的時候,整個頭也像一顆禮花彈一般爆炸開來,血雲噴灑,整條街道都瀰漫着一層半透明的紅色。 面對這般爆裂的攻擊,敵人們也都狂熱了起來,他們紛紛掏出長短各類槍械,邊衝就邊開槍。 要說這些人也絕不是什麼一般市民,他們可是查爾曼俱樂部的各色殺手,槍法弱的雖不能做到一發入魂,但是百米之外擊中人的胸口還是分分鐘的事情,而其中更加不乏一些神槍手,那打出來的子彈也似乎跟葉塵是多年失散的兄弟一般,就是照着他腦門上飛。 一連躲過了好幾發要命的攻擊,葉塵和伊森也尋找周圍的大理石花圃作爲掩體,不斷打翻前來進攻的敵人。 只是要說下面那幫衝鋒的還好,就是他們後面那些傢伙,自己的槍射程距離又不夠,特喵的還有幾個積極手蹲在遠處死活不出來。 可就在這個時候,讓葉塵高興的事情出現了,只見。元素極速飛來兩顆子彈,劃破天際直接命中了一名狙擊手的眉心。 一道黑色的身影從高樓上落下,葉塵看着正貨因,忽然又是幾顆子彈贏面飛來,幾乎貼着葉塵的皮膚,一下順掃而過,有以下打翻了好幾個手持高級步槍的殺手。 葉塵和伊森相互看了一眼,兩人奮力一點頭,跳出了掩體,對敵人盡情狂射擊,那子彈彷彿就像一張大網,鋪天蓋地而來。 而一公里之處,約翰再一次確認了地方的位置,用自己那把已經安裝好了穩定架的連發狙對那些敵人,樓頂上亦或者是街上奔跑的,幾道狂雷子九天下落。 隨着約翰一頓瘋狂的射擊,這些個傢伙都在頃刻間墮入了地獄。 站在槍林彈雨最前端的葉塵和伊森手裏的槍幾乎沒有停下過,槍管都已經熱得發紅了仍舊在持續射擊,兩千多顆子彈盡數打入了敵人身體中,正常交貨一共持續了接近三分鐘! 這一下,滿地的篩子讓人看着都感覺有些不舒服。 而葉塵則是扔下了手裏已經完全報廢的G36,站在原地好好喘了幾口氣。 伊森的兩把沁機槍也是一般,此時槍口的**都已經開花了,要是再使用下去,估計這兩把輕機槍也要因爲承受不住巨大的熱量和顫抖而粉身碎骨。 約翰看着這裏基本上已經搞定了,索性就把連狙留在了遠處,自己拿着手槍就去與葉塵等人匯合了。 “伊森,數了沒,多少個?” 伊森看着前面幾乎堆積成山的屍體,除了一些正在倉皇逃跑的平民,他說道:“一共二百零六人,隊長,比我們上次攻擊地下基地多了整整一百人。” …

Read more

「地獄十九層,擴!」

「籠罩範圍:整棟別墅!」 一個冰冷的聲音忽然響起。 李水明的鬼魂,嘶吼尖叫了一聲,就像是炮彈一樣被彈飛!直接撞到了別墅另一頭的牆上! 李家國猙獰的抬起頭,朝著樓梯上晃晃悠悠的衝去! 「跳樑小丑,惡事做盡,這就是你們的報應。」 一個身影驟然從二樓衝出,一腳就踩在了李家國的胸口。 李家國毫無反抗之力的被踹下了樓梯。 身影瞬間落下,直接踩住了李家國的胸口。 李家國並不是鬼魂,他死了之後直接詐屍,對他來說這根本不算什麼傷勢。 嘶吼之中,李家國掙扎著要推翻吳淵。 吳淵表情冰冷,抬起腿,猛的踹向李家國的腦門。 李家國顫抖了一下,四肢僵硬不動了。 他睜大了眼睛,嘴巴還在嘶吼。 李水明的媽媽也尖叫著衝過來。 一個渾身被燒的焦黑腐爛的身影,直接沖向了李水明的媽媽。 她的手指,直接穿透了李水明媽媽的眉心。 李水明媽媽也僵硬的癱倒在地上,只剩下來了尖叫嘶吼,四肢無法動彈。 那個身影緩慢的消失。 「主人,你記得要給小玉獎勵哦。」甜甜的聲音一閃而過。 剛才那個身影,就是小玉。 只不過是小玉死亡的樣子,不是她平時絲襪長腿的模樣。 攻擊李家國夫妻的眉心,也是小玉說的辦法。…

Read more

凌見空不由的一滯,雙目差點噴火!

他本來就是因爲這事來興師問罪的,但話都被秦天搶去了,他一時間有些忘詞了。 稍一沉吟,他重重的冷哼一聲,道:“秦天,你休要胡攪蠻纏!實話告訴你, 朕的江山要掛了 ,還要給你賠償?哼,你想也別想!” “這樣啊?那就算了吧,反正小爺也不差那幾萬兩金子,就當跟你家少主結個善緣吧!告辭!” 秦天十分大方的揮了揮手,便要帶着衆人離去。 凌見空卻突然臉色一急,怒喝道:“站住!秦天,其他的事我們都可以放下不提,但那天火獅王的尖角你必須留下!” “天火獅王的尖角?那是什麼玩意?” 秦天心中一動,臉上卻故作茫然道,“這個小爺倒是沒注意,或者,跟那頭獅子的腦袋一起報廢了吧?” “哼,一派胡言!” 凌見空冷冷的道,“天火獅王的尖角堅硬無比,堪比最堅固的精金,乃是煉製火屬性靈兵的絕佳材料,別說你一個氣血境武者,哪怕是靈罡境大圓滿強者都很難摧毀它!秦天,你若識相的話就儘早交出來,別逼老夫親自動手!” 話落,他一揮手,一衆凌家武者立即呈半圓狀圍了上去,個個眼神冰冷,殺機暗藏。 “叮叮叮——” 高玄、王彪等人也都紛紛撤出了長劍,嚴陣以待,大戰一觸即發。 秦天緩緩的挺直了身軀,臉上露出一絲似笑非笑的神色。 從凌見空的話語來看,火獅子的角應該是一件十分珍貴的煉器材料,不然也不可能讓這老傢伙撕下臉皮,直接兵刃相見。 不過,已經吃到嘴中的東西,他斷然不可能再吐出來。 此時已經到了晌午,鬥武場上午的節目已經結束,大部分看客都離場而去。衆人經過門口時看到這番劍拔弩張的局面,都不禁大爲好奇,但卻無人敢於靠近。 秦天微眯着眸子,悄悄的打量了一下週圍的環境,既然註定無法善了,那就強行突圍! 只要出了鬥武場,自已用古傘隨便一躲,任他們翻個天翻地覆也要徒勞無功。 但就在他即將出手之際,一個十分熟悉的清脆女聲突然從後方傳來:“咦!秦天,凌老頭,你們在這幹嘛呢?” “小魔女?” 秦天眼睛一亮,心中不禁大喜,這小、妞來的可真及時啊! …

Read more

畢竟,這無視的太徹底了。

而哈里這個時候走了過來,打破了愛德華的尬尷。 “將軍,踏古小姐,如果兩位有什麼需要的,儘管通知我。”哈里對着兩人示好道。 “不了,哈里先生,今天是您的生日,我們怎麼可以麻煩你。”踏古回答道。 “踏古小姐您千萬別和我客氣,您和麥克米蘭將軍是我最尊貴的客人,能爲你們兩位服務,是我的榮幸,也是整個克里斯丁家族的榮幸。” 哈里奉承的話,讓踏古和麥克米蘭都露出了一絲淡淡的不屑。 但因爲他是蒂娜的父親,兩人也不好表露的太徹底。 “最尊貴的客人,還在後頭。”踏古笑着說道。 嗯? 哈里和愛德華都愣了愣,紛紛露出驚訝的神情。 最尊貴的客人,還在後頭? 而且這話,是從踏古的口中說出,這當然讓他們驚訝。 “他來了,我們去迎接吧。”踏古拉起站在一旁的夢夢,緩緩的走向廣場的入口處。 而麥克米蘭也跟在了踏古的身旁。 蒂娜的嘴角露出一絲迷人的笑容,然後走到了踏古的身旁,和她並肩走在一起。 哈里,愛德華,包括那些參加晚宴的客人們,都紛紛的露出了疑惑的神情,但也跟着踏古,走到了廣場的入口處。 他們都很想看看,被踏古稱爲最尊貴的客人,到底是誰? 是誰,那麼牛逼,居然能讓踏古和麥克米蘭一起去迎接。 而所有人都忘記了,今晚是哈里的生日。 他們心中充滿了期待,那個真正的主角,到底是誰。 當所有人都滿臉期待的時候,一個身穿休閒服的男子,踩着紅毯,一步一步的往廣場入口走來。 而男子的身後,跟着四名穿着黑色西裝的男子,看的出來,這四人都是中間那名男子的保鏢。 “他來了。”麥克米蘭笑道。…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