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EVA三號機就這樣在另外三台EVA的協助下與第五使徒僵持著,四台EVA的狀態相比於原著來說要好上太多了,而與之相反的是,儘管沒有像原著一般由零號機中和AT力場,二號機送上致命一擊,但最終當下落的衝擊力徹底消散的時候,根本來不及再次升空或者展開自爆的第十使徒就被三號機給一拳砸破了AT力場,緊接著一個手刀乾淨利落地插入了它的體內,就這麼硬生生地從其中拉出了那讓所有人都熟悉無比的赤紅色球體,而第十使徒也就在球體被去除的下一刻,徹底地陷入了寂靜之中。

原本應該因為自爆而被炸出一個大坑的第三新東京市,這一次又是因為林天而倖免遇難,當然,關於這一點,除了林天自己,沒有人會知道。.. 「咔嚓~咔嚓~」

漆黑的房間中,投射在牆壁上的投影儀的影像不斷變化,幾乎從三號機突然爆發的那一刻開始,畫面就被全程地給記錄了下來。但是,這些原本應該連續播放的畫面,現在卻以幾乎是十秒一幀的速度在緩慢跳轉著,給人一種十分彆扭的感覺,而實際上,這短短只有數十秒的視頻,已經被那個沉默地坐在辦公桌後面裝逼的男人給要求播放數十遍了,他已經保持著那個姿勢連續好幾個小時沒有動彈了。而這間象徵著NERV最高權利的辦公室也已經陷入了好幾個小時的壓抑氣氛中。

「冬月,你怎麼看?」

良久,當最後一幀再一次被播放完后,碇元渡總算沒有再要求重頭再來一遍。房間中的燈被點亮,他仍然保持著直視面前牆壁的動作,頭也不抬地彷彿自言自語一般地問道。

「很強!」自始至終就一直抬頭挺胸站在他的身邊,陪他整整看了數小時的冬月幸增同樣目視前方,在咂吧了一下自己略顯乾澀的嘴唇后,才發出了一聲平靜的感嘆。而隨後,又好似才突然想起來一般的,他又緊隨其後地補充了一句:「變得更強了!」

「嗯~這才是重點!它變得比以前更強了!」

三號機原本的性能,碇元渡當然心知肚明,相比於零號機和初號機甚至是二號機而言,一點沒有其特殊性的它在能力上根本就及不上三者一半。

可現在的它顯然已經打破了這個範疇,它之前所爆發出的能力,根本就不是一台能夠保持理性的EVA所能夠做到的!也正因為如此,在剛剛和冬月幸增自南極回來,兩個大老爺們甚至都顧不得休息就將自己關進了房間中連續呆了好幾個小時的時間。

「看來,那些S2機關的去向已經是一目了然了。」

對於這樣的發現,碇元渡的嘴角卻露出了一抹微笑,好像很愉快,又好像帶著一抹諷刺。

「你似乎對此並不擔心。」

冬月幸增不是傻瓜,碇元渡的意思他當然也清楚,但是不同於碇元渡的是,他對此卻是非常的慎重。

「三號機正在不斷進化,這對於我們來說實在是太不利了!」

「不!恰恰相反!這才是我們逆轉勝負的關鍵!」

碇元渡突然出聲打斷了冬月幸增的話,他深邃的目光直射牆上,那裡投射出的是三號機初次與第十使徒接觸的剎那。

「無休止的進化只會導致自取滅亡,那個人根本就無法理解到這一點,所以最終他的結局必將會是終結!」

碇元渡的聲音沉穩而自信,似乎對於自己的發現而感到驕傲一般,他將三號機與第十使徒之間接觸的前一幀畫面和后一幀畫面分別調出,通過將兩幅圖像進行重疊比對,可以隱約發現三號機那與第十使徒接觸的胳膊有了輕微的後撤。於是,碇元渡開始向冬月幸增闡述著自己所找到的證據。

「根據我們的測試,三號機只要維持70%的功率輸出狀態就足以完全抵禦下第十使徒的最大攻擊。可是,根據當時的資料顯示,EVA三號機當時的出力狀態已經達到了驚人的100%!按理說這樣的能力已經足以在雙方接觸的剎那就分出勝負,可是如你所見,三號機在第一次接觸的時候居然險些沒有頂住對方的攻擊!」

影像中的三號機也僅僅只有這麼一次的遲滯,僅僅只是一幀的時間,居然就被碇元渡給抓了個正著,不得不說,這個男人在某些方面的意識真是很可怕。當然,他的執著也同樣可怕,畢竟除了他之外,也沒有幾個人會瘋到為了找出這麼一個還未必會出現的破綻而把自己給關上個數小時的。

「這也就表明了如此無休止地進化下去所產生的弊端已經開始逐漸顯露出來了!」

「那麼身為當事人的他應該也同樣了解這一點才對!」

冬月幸增的話並沒有錯誤,但碇元渡回應他的,卻只是一聲不屑的冷哼。

「哼!那又如何?人類之所以嚮往進化,就是因為希望成為能夠俯視他人的存在,從來沒有體會過那種感覺到我們尚且如此,那個一直習慣於俯視他人的人,又如何允許自己被超越呢?他對於那更高的追求比我們要更加的瘋狂!但也正因為如此,他才會暴露出如此致命的弱點來!」

碇元渡的語氣罕見的帶著幾分高昂,看來今天的發現居然出乎意料地解決了那一直困擾著自己的問題讓他已經有些把持不住自己的情緒了。

「你準備怎麼做?」

沉默了良久之後,冬月幸增才緩緩地問出了最為關鍵的問題。而碇元渡似乎也意識到了自己的情緒有些不對勁,他在發出了一聲冷笑后,又重新變得低沉下去。

「既然已經抓住了他的弱點,那麼他就已經不再能構成威脅了!就讓我來好好地將其剩餘的價值給榨乾吧!哼哼哼~」

以三聲愉悅的冷哼結束了自己的判斷,而一直擔任著「元方」的冬月幸增因為也不再提問的關係,房間中再次變得寂靜起來。

「冬月!」

不知過了多久,碇元渡的聲音重新在房間中響起,而他所呼喚的名字也同時給予了他回應。

「什麼事,碇?」

「我們該出去了!」

碇元渡的聲音平靜無比,但這句顯得有些莫名其妙的話卻是使得冬月幸增陷入了詭異的沉默之中。

許久,冬月幸增的聲音才再次響起,其中罕見地帶上了幾分窘迫:「我站得麻木了。」

「……」房間中再次陷入了沉默,但是這一次,碇元渡卻是很快地回答道:「我也是!」

「看來我們在這兒呆的時間確實太久了!」

「啊~沒錯!」.. 林天獃獃地望著面前的三號機,兩者四目相對,如果是讓其他人看到這一幕保證會認為林天是一個傻叉,實際上,就連林天自己都有些這麼認為了,因為他發現,哪怕是自己如此努力地想要去尋找那錯誤之處,卻根本毫無所獲。

「到底應該怎麼做呢?」林天低著頭喃喃自語道。

這條路是他自己選擇的,根本沒有絲毫的借鑒之處,所以也就代表著要他自己獨自去走完,而現在三號機所出現的問題,無疑就是他前進道路上的一道坎,林天可以確定,一旦自己能夠跨過,這必將會為自己帶來質的飛躍。

「啊哈!你這個混蛋原來在這裡啊!」

在這個世界上能夠用混蛋來稱呼林天的,也就只有一個人了。所以對於她,林天也懶得去計較什麼,只是頭也不回地朝身後揮了揮手向她表示自己現在心情欠佳,別來煩自己。

「怎麼回事?居然在這裡獨自面對三號機,你不會是異想天開地認為對方會跟你說話或者是猜拳吧?」

可是,哪怕是林天的意思已經表現的很明了了,但還是在下一刻感覺到自己的右肩一沉,葛成美里已經將自己的頭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甚至整個人極其懶散地趴在了他的身上,讓林天忍不住皺了皺眉。

「好了好了,別在這兒呆著了,你已經連續好幾天都這樣在這裡呆上幾個小時了,也是時候應該好好放鬆一下了。」

跟在她身邊趕來的赤木律子打起了圓場,一邊將葛成美里從林天的身上拉走,一邊也不停地勸說著他。

「嗯,這我當然知道!」

林天有些煩躁的揮了揮手,他當然清楚自己這兩天的情緒已經有些影響到其他幾個女孩了。畢竟人家雖然都沒有表現的太明顯,但卻還是一直在默默地關心著自己的。

「那既然如此,就暫時先把那些東西給放下吧!」赤木律子微微一笑,瞥了旁邊低著頭沒有說話的葛成美里一眼,說道:「就讓我們三個一起去好好吃頓飯,放鬆放鬆吧!」

林天抬頭看了看三號機,略做思索后,就點了點頭表示同意,而赤木律子則趕忙走上前來一把抱住他的胳膊,似乎生怕他會突然反悔一般,幾乎是用架的方式,生拉硬拽地將還有些戀戀不捨的林天給拖出了機庫。

直到再也看不到三號機了,林天才重新回過神來,他有些詫異地看了赤木律子一眼,說道:「不錯嘛,律子!看來你很用功啊!」

林天對於自己的能力當然心知肚明,哪怕是因為走神而不反抗,潛意識裡的行動也絕對不可能容許自己被一個普通人給輕易拉走,而赤木律子居然能夠拖著自己走出這麼一段距離,由此可以看出她這段時間可是沒少努力用符文來對自身進行強化。

而對於他的話,赤木律子則是驕傲的笑道:「我可是科學家啊!」

科學家是一群什麼人?他們是瘋狂的,他們是為了探究真理而存在的,為了真理,他們願意付出一切。而對於未知的探索更加能夠激發出他們本身的激情,赤木律子當然也不例外。現在,一個全新的領域就這樣在赤木律子的眼前緩緩展開,這如何能讓她停止腳步?

至少林天就聽說最一直與作戰一課不大對付的保安課人員經常性地出現間接性失憶的狀況,為此碇源渡甚至還派葛成美里去調查過,生怕這其中與使徒有所關聯。但是林天對此卻只能吐槽為任人不殊了,對方平均每天的失憶人數都不是一個兩個,這絕對不可能是赤木律子一個人能夠乾的出來的,所以,這完全就是在賊喊捉賊嘛!

「哼!」

見林天沒有提及自己,葛成美里發出了一聲冷哼來表示自己的存在。見她般小孩子模樣,兩人都是微微一笑。隨後三人一起向著通向地表的升降機口走去。

而在路上他們正巧遇到了似乎才剛剛放學過來的三女。一看到林天,明日香立馬甩開了身後的兩個人向他疾跑而來。在注意到他身邊的兩人時,她的腳步不可避免的一頓,但卻馬上張開雙臂攔在三人的面前,警惕的看了看葛成美里和赤木律子兩人,說道:「你們這是要去哪兒?」

「只是去吃飯而已。」

葛成美里只是微微一笑,可聽似平靜的語氣配上挑釁的目光卻瞬間讓明日香直跳腳。

「我也要去!」少女想都不想的,就立刻喊道。

「啊拉~真是可惜啊,這是大人的聚會!」彷彿早已料到了她的反應一般,在她的話才剛剛說完葛成美里就輕聲笑道。

「可惡,別小瞧我!」

明日香咬牙切齒地雙手叉腰狠狠瞪了葛城美里一眼。而後者回應他的卻仍然是一記挑釁的目光。

「算了,明日香。這一次我們也頂多是去喝點小酒而已。你們今天應該還有一些訓練需要完成,快點去吧!摩耶應該早已在那等候多時了。」林天主動走上前去分別摸了摸三位位少女的腦袋。微笑著說道。

「唔~」

明日香發出了一聲可愛的嗚咽,似乎對此還有些許的不甘,但最終卻只能無奈的低下頭去。

看著三人離去的背影,少女憤怒的跺了跺小腳。可就在這時,葛城美里彷彿有所感應一般回過頭去沖她露出了一個勝利的微笑。

「哇!我要跟那個女人拼了!」

明日香剛想衝上前去,卻無奈三人已經進入了電梯之中。已經關閉的電梯門就彷彿在嘲諷著少女的無能一般,讓她發出一陣憤怒的吼叫。

直到電梯門徹底關上,林天才有些詫異地轉過頭看向葛城美里。就他所熟悉的來說,葛成美里雖然平常時候有些大大咧咧,但她絕對不是會做出這種挑釁行為的人。身為NERV的高層。她應該十分清楚與下屬維持良好關係的重要性。可今天卻又為何……

「美里這是在生氣哦!」就彷彿知道他在想些什麼一般,赤木律子在一旁小聲地提醒道。

「生氣?生什麼氣?誰惹她了?」

林天有些莫名其妙地瞥了一眼沒有說話的葛成美里,而赤木律子則是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除了你,還能有誰?!」略微有些不滿地朝林天翻了個白眼,赤木律子朝著葛成美里微微努了努嘴道。

「我?我怎麼了?」

對於林天的反應,赤木律子著實有些無奈,她看了看仍然沒有開口的葛成美里,最終只能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三號機出現問題,這種事情你為什麼事先沒有跟我們兩個說起過呢?」

「哈?就因為這個……」

林天有些不以為意地轉過頭去,但葛成美里卻在這時抬起頭來,目光咄咄逼人地看著他。

「就因為這個?!如果我事先知道三號機的問題,我就絕對不會選擇讓你出擊!」

「嘛嘛~美里你別激動,這只是小問題而已!」

林天是第一次看到葛成美里的這般表情,這著實讓他都感到有些手足無措,因為葛成美里的眼角隱隱有著幾分與她完全不相稱的淚光在閃爍。

「小問題?我可是在事後檢查過了三號機當時的各項數據情況,我並不認為那是什麼小問題!」赤木律子在一旁用有些陰陽怪氣的語調補充道。

看來,林天的態度也已經成功地把她給惹火了。而她的話也讓林天陷入了結巴之中,這個女人和葛成美里不同,她可是一個懂行的人,可不是自己能夠靠著三言兩語糊弄過去的存在。

「你這兩天的行動我們大家都看在眼裡,你自己都不認為這是小問題,對吧?況且你應該直到現在也還沒有找出這個問題的關鍵,我說的沒錯吧?」

「唔~」

林天的嘴裡小聲地嘟囔了幾句,但赤木律子根本沒有把它們當回事,仍然自顧自地繼續說著。

「老實說,我和美里在第一時間發現你的狀況的時候可都是氣炸了!但是最終我是強壓著直到現在,就是希望你能夠親口告訴我們!要知道,我們所希望的,是能夠幫助到你,而不是一味地看著你在前面拚命!」

「否則的話,我們還那麼拚命地去坑害同僚到底還有什麼意義?!」

就連葛成美里都在一旁嘀咕了一句,不過這說出的話嘛~真的是有夠直白,有夠無節操的。

「我……」

林天張了張嘴,最後卻發現自己根本無從反駁,他覺得自己似乎真的錯了,既然選擇了走上這條道路,就意味著絕對不可能獨自一人走過,而現在,在這個世界中,自己也並不再是孤獨的一人了,因為,還有著她們在陪伴自己!.. 「EVA三機的除菌作業以及MAGI的再啟動按照預定機會進行中!」

「噠噠噠~」

伊吹摩耶熟練地敲擊著面前的鍵盤,讓人看了頭暈目眩的代碼快速地在屏幕上滾滾而過。而赤木律子則是優雅地端著一杯咖啡坐在一旁的電腦椅上,皺著眉頭看著手中那份文件夾中的文件。

敲擊著鍵盤的手微微停頓了一下,瞥了一眼一直都未抬過頭的赤木律子,伊吹摩耶彷彿一個吃醋的小孩子一般嘟著小嘴發出了一聲不滿的嘟囔,就重新將精力投入到了眼前的工作之中。

赤木律子在看的東西她當然知道,事實上對方也並沒有想要瞞著自己的意思。那是關於三號機被送達到這裡來之後每隔一段時間就會例行做出的檢測報告……的一部分。

事實上有關EVA的詳細報告是絕對不可能就僅僅只有這麼一本文件夾的,但在最近短短几天的時間,赤木律子就已經用可以說是發了瘋一般的態度將99%的數據給閱覽完畢了,現在她手中的,已經是最後的一份數據了。

甚至為了能夠儘快地研究完這批數據,赤木律子在這幾天放棄了所有的試驗,將所有的精力都投入了進去,可她這般努力究竟為何?所有人卻都不得而知。

「怎麼樣了?」

葛成美里的聲音突然傳來,她自一台升降梯上下來,笑著走到赤木律子的身邊,隨意地將她放在桌上的另外一杯咖啡端起,仰頭就想要將其給喝乾。

「這種繁瑣的工作還真是有夠讓人感到討厭的呢!」

「那杯咖啡已經涼了哦!」

赤木律子頭也不抬地回應了一句,而葛成美里頓時有些尷尬地又將手中的咖啡給放回了原處。

「我那邊已經結束了,你呢?」

葛成美里若無其事地轉過頭去,裝模作樣地瞥了一眼赤木律子手上的報告想要化解自己此刻的尷尬,但她卻發現自己反而變得更加頭大了起來。

「嗯~這是最後的一份了。」

赤木律子的眉頭緊鎖,顯然手中的這份資料帶給她的,並不是什麼好的消息。

「嘀嘀嘀~」

在一陣清脆的響聲中,MAGI三台系統中最後僅剩的BALTHASAR自檢完成,而伊吹摩耶也終於停下了手頭的工作,能夠抽空回頭看向自始至終都沒有關心過這裡的赤木律子了。

「MAGI系統進入了在啟動后的自檢模式了,第127決定期檢查沒有任何異常。」

「嗯~讓大家休息一下吧!」

也就在這時,赤木律子總算合上了手中的文件,她的眼中閃過一絲疲憊之色,但卻很快地隱沒,只有葛成美里的神情微動,似乎想要說些什麼,但在張了張嘴后,卻只能化為一聲輕嘆。

赤木律子有多辛苦,她當然清楚,實際上這幾天就連她自己也沒閑著,到處抽空鑽碇元渡看不到的空子去調集EVA三號機的那些硬體資料,詳細研究這些裝甲構造的性質,甚至就連加持良治都被她給拖上了這條船,但相比於赤木律子來說,他們的工作實在是太過輕鬆了。

EVA的數據可以說每時每刻都在變換,而為了不讓碇元渡得知三號機的真實情況,赤木律子甚至都不敢去動用MAGI的計算能力,完全是由她自身來進行演算推導,哪怕是已經擁有了魔使這個非人類的身份,這般龐大的計算量還是讓她險些累垮。

但是,這又能如何呢?自己等人就是林天的後盾,他在前面拼殺,自己等人就一定要為他解決後顧之憂。

「找不到原因?沒問題,就交給我們吧!至於你,就好好休息以便應付接下來又可能發生的大戰吧!」這就是當初兩個女人拍著胸脯向他所保證的,而事實上,她們也確實這麼做了。

「唉~」

哪怕是赤木律子什麼話都沒說,葛成美里也能夠清楚地從她這一聲嘆息中聽出很多東西來了。相比於自始至終都沒有什麼太大變化的諸如裝甲之類的硬體設施,三號機的數據必定是不盡如人意的。

「喲!你們兩個都在這裡啊!」

就在葛成美里還想要詳細詢問一下關於赤木律子的調查結果的時候,林天卻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了房間之中,他朝著兩人愉快地打了一聲招呼,又象徵性地對著伊吹摩耶點了點頭,就自顧自地走到赤木律子的身邊,拿過她手中的咖啡毫不顧忌地就喝了起來。

「你們兩個也別太累了!」

剛剛將咖啡一口喝乾,林天就帶著幾分責怪地伸出手來點在了赤木律子的額頭上,原本女人眼中那抹極力掩藏的疲倦頓時在一陣翠綠色的光點話過後就煙消雲散了,而她的臉上也頓時露出了一抹紅暈。

「我們累?還不知道是哪個混蛋這麼不注意,積壓了那麼一大堆的麻煩,結果才導致了現在的這般局面!」

似乎對於林天剛剛和赤木律子的親昵舉動有些吃醋,葛成美里裝作不屑一顧地轉過頭去,用所有人都能聽到的聲音嘟囔著。

也不顧伊吹摩耶詫異的眼神,林天微微一笑,再次伸出一根手指點了點她的腦袋,流露出寵溺的目光,說道:「你呀你,把良治那個可憐的傢伙給壓榨的夠嗆,這會兒怎麼又來跟我哭訴起來了?」

「切~」

間自己的小心思被拆穿,葛成美里有些不爽地偏過頭。而赤木律子卻明白,將包裹甩給了自己兩人而幾天未見的林天今天主動來到NERV,就表示絕對有事情將會發生了,而能夠讓他也重視起來的事情,不難想象只有一樣——使徒降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