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Lucy和老闆娘尾隨而來,看見空蕩的衣櫃,暗道成景延這是丟下成蹊,跑了。

一瞬間所有不好的想法在心裡萌芽,最初懷疑成景延報復的念頭,又死灰復燃。

得到她、帶她到阿爾山扔下,讓她身無分文回不去,是他的目標對吧?

他是故意用這樣的方式報復他母親的背叛,是嗎?

她被他玩了……是吧……

心臟隱隱疼起來,她想一個無助的小孩,頓時沒了主意。

好婚晚成 Lucy擔心她的情況,坐在她身邊:「成小姐,你……還好嗎?」

成蹊吸了口氣,炯亮的眸子里染上一分白雪般的悲愴。

望著老闆娘,她苦澀地問:「抱歉,老闆娘,我可能沒辦法付你房租了,東西都被他帶走了,你要是相信我,給我賬戶,我離開這裡后就轉賬給你。」

明明承受了那麼大的變故,卻還是沉著冷靜地解決老闆娘的擔憂。

看著這個懂事的姑娘,老闆娘心說成景延這找的媳婦真優秀。

她點頭道:「一點房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現在怎麼辦?」

成蹊反問道:「這裡有班車嗎?」

老闆娘回答:「有,不過能路過這邊的,最快也要等到明天早上,你先休息一天,明天我陪你出去。」 「我的宿舍看不到誒,我能去你宿舍陽台瞧瞧嗎?」

「行啊!我跟你說啊,那個帥哥還開了一輛勞斯萊斯!我的媽呀,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真實存在的勞斯萊斯!」

「這麼有錢?」

「絕對沒看錯!我好好奇,是哪個女生這麼有福氣,能有這麼一個又帥又有錢的男朋友等著她!太幸福了吧!」

……

季末接著開水,差點就燙到了手,她急忙關掉開水,跑著回了宿舍。

將開水壺放好,季末走到陽台,探頭往樓下望去。

那抹頎長的身影站在深灰色的車子旁邊,微微仰起頭,望著她這邊的方向。

季末將頭縮了回去,氣憤地跺了跺腳。

他怎麼還在樓下啊!不知道這是女生宿舍嗎?不知道有那麼多那麼多的女生在偷偷看著他嗎?

季末快速地沖了澡,換身衣服,下了樓。

她冷著一張臉,大步朝著閆正勛走去。

閆正勛看到她,深眸眨了眨,像是在思考著是不是出現幻覺了。

「開車門啊,不是要送我過去嗎?」季末沒好氣地說道。

閆正勛無聲地一笑,打開後座的門,等她坐上車后,自己跟著坐上去。

兩個保鏢坐在前面的座位上,閆正勛伸手按了一個按鈕,玻璃隔板緩緩升起,將前後座隔開來。

季末的身子幾乎是緊貼著車窗而坐,與他之間的距離,能再坐下兩個人。

「季末。」閆正勛往她那邊移了移,「對不起,我不該欺騙你。」

季末用鼻子哼氣。

「雖然香風島的主人是你,但我們集團也是香風島的代理人,一樣是毫無虧損的。」閆正勛輕聲解釋道:「我們集團已經開始派人去香風島進行實地探測,很快就可以開發成旅遊勝地。」

「那是誰虧損了五十億?」季末偏頭,看了他一眼。

「我。」閆正勛說完,糾正道:「這是投資,而且不會虧。」

「你……」季末發現,自己的重點是在於他商量也不商量一下,直接給她買了個島,而他的重點在於虧不虧錢。

她鬱悶地別過了頭。

簡直沒法聊下去了。

一隻手從旁邊伸了過來,輕輕地握住了她的手。

季末的身子極微地顫了一下,最後沒有掙脫。

閆正勛捏了捏她的手心,深眸凝看著她,聲音沉穩有力:「我發誓,以後會明明白白地跟你說清楚,不忽悠你。」

季末轉頭看向他,腦海中忽然響起了一句話:「是哪個女生這麼有福氣,能有這麼一個又帥又有錢的男朋友等著她!太幸福了吧!」

是啊,她那麼有福氣,能有他這麼一個又帥又有錢還對她那麼好的男朋友。

她再鬧脾氣下去,連她自己都覺得作了。

「你說的,要是再發生這種事,我不理你了。」季末悶悶地說道。

「不會再發生的。」閆正勛沉悶了將近一天的心,在聽到她這句話后,徹底放鬆了。

他坐到她的身邊,小聲地說了一句:「昨天你沒有跟我GOODBYEKISS。」

季末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我跟你生氣呢,怎麼可能還給你GOODBYEKISS。」

「說得也是。」閆正勛嚴肅地點了點頭,另一隻手伸了過去,摟過她的後腦勺,「那現在不氣了吧?」

不氣的話,補回來。

沒等她的回應,他低頭吻住她的唇。

季末到達工作室的時候,九點五十五分。

保鏢開車開得很穩,但也很慢,像是計劃好似的,掐著點到達的。

穆華早她一會兒到達公司,看到她,朝她揮了揮手:「季末,來,我給你招了一個助理。」

「助理?」季末有些驚訝,她也能擁有自己的助理了?

「是啊,我不可能會一直在你身邊的,所以招個助理,照顧照顧你。」穆華說完這句話,帶著季末走進他的辦公室內。

他的辦公室里,此時坐著一位女生,看樣子年齡不大。

「季末,這是鄔璇兒,小你五個月而已。」穆華說道,「她之前在思晴身邊待過半年,做事挺利落挺用心的。」

半年?那為什麼沒有繼續跟在思晴前輩身邊?

季末心中疑惑。

穆華看出她的想法,解釋道:「她家人讓她回去讀書,可是呢,她不是讀書的料子,今年又退學了。」

「這樣啊。」季末瞭然地點了點頭。

鄔璇兒很有眼力見,等他們說得差不多了,趕緊站起身來,對著季末說道:「季末姐你好,我是鄔璇兒,你可以叫我璇兒。」

「你好,璇兒。」季末看著她,道:「我們年齡差不多,喊我名字就行了。」

「那不行,這行有規矩的,還是得叫你一聲姐。」鄔璇兒搖頭,神情十分認真。

穆華滿意地笑了,「季末,你們倆聊一會,等出發了,我來喊你們。」

「好的,華哥。」

穆華走後,季末與鄔璇兒坐在沙發上。

鄔璇兒話很多,嘰嘰喳喳一下子把自己的家底都說完了,似乎還有些意猶未盡,她回想了一下,確定沒有說漏任何關於自己的事情后,笑著道:「季末姐,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問吧。」鄔璇兒的工資是工作室付的,總不會要她幫忙漲薪水吧。季末有點兒忐忑。

「你是彎的還是直的?」鄔璇兒眨了眨眼。

季末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她是在問自己的性取向。

也是,鄔璇兒之前跟過的思晴前輩是彎的,她會問自己這個問題也不奇怪。

「我有男朋友了。」季末說道。

鄔璇兒「啊」了一聲,好像是在可惜什麼。

過了一會兒,她小聲地說道:「我跟思晴姐是一樣的,但我跟思晴姐的關係是正常的上下屬關係!」

季末過濾了兩遍她的這句話,才明白過來。

十分鐘后,穆華過來敲門,說可以出發了。

穆華開了一輛保姆車,不再是之前的那輛小車了。

季末對保姆車不陌生,因為季絲就是經常乘坐這種類型的車子,但季末從來沒有坐過。

見季末一直在看著保姆車,穆華說道:「接了劇,你就是真正的演員了,工作室再窮也不會寒酸到讓你繼續坐那輛小車去拍戲。」

保姆車也有保姆車的好處,到時候也可以在車內換衣服,節省了不少的時間。 雖然那些照片都打了馬賽克,但也有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是誰,立馬便指出來了,就這麼一篇小小的報道瞬間席捲著整個T市,將蘇硯郗送上風口浪尖上。

而網上那些不明情況的人罵蘇硯郗的話又十分難聽,在整個人鎮定下來后,蘇硯郗翻看了下那些評論,只覺得血壓都升高了。

莫白在得知這個情況后,立馬來到她辦公室安慰她,甚至律師所的座機還接到了許多媒體報社的電話。

在蘇硯郗頂著巨大輿論壓力快要奔潰時,蘇家的電話在這時打了過來,讓她回去一趟。

原本莫白有些不放心,想陪她一同回蘇家,但蘇硯郗拒絕了,獨自開車回了蘇家。

一進蘇家的門,蘇硯郗就感受到了那股強大的壓迫感,果不其然,進入客廳,就看到蘇老爺子和蘇父還有蘇默南坐在客廳,而蘇母一看到她,便連忙走到她身邊,著急的問:「硯郗,你和我說,新聞上的報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蘇硯郗看了眼自己母親,又瞥向坐在沙發上的三個男人,紅唇動了動,她知道,讓她回來無非就是為了這件事情。

「跪下。」

安靜的客廳里,突然響起一道滄桑嚴厲的聲音,蘇硯郗側眸看向那個帶著命令口吻說話的老爺子,斂了斂目光,沒有多說什麼,直接跪了下來。

她從小都知道,她爺爺是個說一不二的人,即使在疼愛她,但他是個不能接受任何錯誤和污點的人,尤其是給蘇家增加污點。

老爺子這一聲令下,讓蘇父和蘇默南齊刷刷看向老爺子,又看了眼乖乖跪下的蘇硯郗,瞬間想說什麼,但卻被老爺子搶先了:「說,報道上的事情是不是真的?」

「不是。」蘇硯郗挺直著身子跪下,面上沒有任何錶情,但臉色有些難看,語氣非常淡然,回答得卻鏗鏘有力。

「那照片又是怎麼回事?」明顯老爺子對這件事情十分生氣,用力拄了幾下手中的拐杖:「我從小是怎麼教你的?你是都忘了嗎?出了這樣的新聞,你讓我這老臉往哪裡放?又讓我怎麼和陸家去解釋這一切呢?」

蘇硯郗抿唇,眼底一片沉寂,沒有半點波瀾。

「我沒有做任何對不起蘇家的事情。」良久,蘇硯郗迎向老爺子帶著怒氣衝天的眸子,簡潔明了的道。

「那你告訴我這照片是怎麼回事?難道是別人P出來的嗎?」老爺子凜然的站起身,用拐杖指著蘇硯郗,大聲質問道。

見狀,蘇默南連忙扶住他,安慰道:「爺爺,您先別生氣,現在外界媒體都喜歡捕捉風影,硯郗是你從小看著長大的,她是什麼性子你難道不知道嗎?」

「就是啊!爸,你先別動氣,硯郗從小都不會撒謊,她如果真的做過她一定會承認的,您先保重身體。」蘇母也知道老爺子是真的動氣了,也連忙上前安撫他,又給自己老公使了個眼色。

但蘇父卻沒有接受到,而是順著老爺子的話說:「就算言論是假的,可這照片就擺在那裡了,你一個已婚的和別的男人摟摟抱抱還被自己老公看見了,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陸家看見了會怎麼想?現在陸家又和喬家聯姻了,你又讓喬家怎麼看待我們蘇家?外人又會怎麼對我們蘇家指指點點。」

聽著自己父親說出來的話,蘇硯郗瞳孔微縮,垂下眸子,依舊不言不語。

「你這話是怎麼說的?硯郗可是你自己閨女,有你這樣當爹說自己閨女的嗎?什麼叫不光彩?」蘇母一聽完,立馬就炸毛了,將矛頭對準了蘇父。

蘇父被自己老婆吼得一震,感覺有八張嘴都解釋不清楚了:「我這……我……。」

「行了,有什麼好吵的?」老爺子也知道自己兒媳婦的脾氣,也沒有生氣,只是覺得他們夫妻倆現在吵架的場合不太對,便出聲制止了。

「你給我跪在這裡好好反省,沒有我的命令不許起來。」老爺子瞥向跪在地上的蘇硯郗,怒意依舊,說完,便又看向蘇默南:「默南,你去查下是哪家媒體發布出去的,好好清下。」

「不可以。」蘇默南還未來得及接話,蘇硯郗便突然猛地抬頭接話:「不可以把新聞全部撤了。」

老爺子一聽,血壓『蹭』的下就上來了,怒火也隨即變旺了:「你說什麼?不把新聞撤回來掛在上面好看嗎?你以為是在給我們蘇家增光嗎?」

「現在一旦把新聞撤回來,肯定會有人說是我們心虛……。」

「那也總比掛在上面讓人恥笑辱罵強。」老爺子生氣的吼道:「去給我撤回來,我不想在看到一則關於這方面的新聞報道了。」說完,便直接往樓上走去

蘇硯郗啞然,垂下眸子,不再說什麼了。

在蘇母和蘇默南想走到他身邊時,剛上了幾個階梯的老爺子突然停了下來,回身道:「你們幾個誰也不準理她,讓她跪在那裡好好想想,沒想清楚別起來。」

「爸……。」

「哼。」蘇母還想說什麼,可老爺子卻冷哼了聲上樓去了。

「硯郗……。」

「媽,我沒事,你上樓去休息吧!」蘇母走到她身邊,眼裡滿是心疼,而蘇硯郗自然也都知道,抬頭勉強的擠出一抹笑:「爺爺罰我是應該的,這樣的報道確實是在給蘇家蒙羞。」

「你爺爺就是個老頑固,他其實還是很疼你的,只不過……。」

「我明白。」蘇硯郗笑著打斷蘇母的話:「您上樓休息去吧!」

蘇母嘆了口氣,看了眼樓梯的方向,突然生氣道:「我上樓找你爸算賬去,居然敢這麼說你,氣死我了。」

蘇母也上樓后,偌大的客廳只剩下蘇硯郗和蘇默南,蘇默南蹲到她的身邊:「爺爺說的都是氣話,這件事情我會處理的,網上的言論你也別去看了,少給自己增加負擔。」

「恩。」

「你啊!」看著蘇硯郗那淡淡應著的樣子,蘇默南無奈的搖了搖頭:「你和陸景衍……?」

「哥,我和陸景衍的事情我自己會處理好的。」

「你這性子也不知道像誰,一根筋,行了,再跪一會就起來吧!爺爺不會說什麼的,我先去公司了。」

「好。」 「成小姐,這是你喜歡吃的地鍋雞,成先生……」

老闆娘話還未說完,Lucy扯了她的袖子一下。

她看著成蹊木訥的神色,暗自嘆了口氣。

Kris悄悄碰了碰Lucy的手肘,低聲道:「怎麼樣,比起那個成先生,我要好很多對不對?」

Lucy瞪了他一眼,低聲罵道:「別得意,踩地別人抬高自己,有意思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