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愣在原地久久回不過神,米藍終於提起手中的購物袋,對我說道:“趕快把衣服換上去餐廳吃早餐,我在外面等你。”

我的大腦明顯還處在短路狀態中,好像連呼吸都快沒有了。 米藍疑惑的看着我,再次問道:“你怎麼了?” 我努力的喘了口氣,就像剛從海底浮出水面,終於能夠用正常的思維思考問題。 這才說道:“沒怎麼。”說完我又指着米藍手中提着的購物袋,問道:“這是什麼?” “衣服啊!”米藍提着購物袋的手又往我身前遞了遞。 我疑惑的問道:“我的?” 米藍重重點頭:“是的。” 我用一種茫然的眼神回頭看了看窗臺上掛着自己換下來的衣服,於是又問道:“我的衣服在那掛着呢。” “給你買的。”米藍並不耐煩的解釋着。 “給,我,買,的?”我吃驚的將每一個字都說得非常用力。 米藍又點頭,說道:“是啊,你的衣服還沒有幹吧!不換上乾淨衣服我們怎麼走?” “哦,哦。”我機械似的點着頭,一邊又接過了購物袋。 米藍微微一笑,說道:“快一點,我在外面等你。” “哦,哦。”我已經完全傻眼了,就像一個機器人做着機械似的動作。 關上門,我打開購物袋看了看,這是一件森馬最新款的白色襯衣,還有一條海瀾之家的淡藍色休閒褲,另外還有雙花花公子的商務休閒皮鞋。 整整一套衣服再一次讓我傻眼,我一樣一樣的從購物袋裏取出來,平整地放在牀上卻不敢穿。 門外很快又傳來米藍的敲門聲:“李洋,你好了沒,時間來不及了。” “哦,馬上就好。”我應了一聲,於是又稀裏糊塗的穿上了這一套乾淨的衣服。 再次打開門,米藍打量了我一圈,讚道:“不錯,看來我的眼光還是挺好的。” 我的大腦嗡的一聲,簡直不相信這話是從高冷女總裁米藍的口中說出,她居然誇我了,而且還誇了她自己,印象中她可從來不夸人也從來不誇自己。 我就這麼傻愣愣的站立在門口,這一大早腦袋就已經懵了。 如夢春山…

Read more

「這是戰之天道。」

畫面中,全為戰爭的畫面,大至成百上千萬的戰鬥,小至孩童之間的摩擦推搡。 這一刻,林東彷彿看穿了這個世界上每一個角落所發生的戰鬥。與此同時,林東的心神迅速的沉入到每一副畫面之內。 不知不覺間,林東整個人盤膝而坐。用讓人汗顏的速度領悟著天道之力。 額頭處的紅光構成的戰字,越來越明顯。跳動的幅度也越來越大,彷彿要脫離一般。 此時魂祖的聲音卻帶著些許詫異的響起:「沒想到只憑一顆朱靈果,這小子的天道修為竟然提升的這麼快。照這個速度下去,很可能提前將符文實體化,形成領域之力。」 這化靈境的修士就是能夠將自己的符文給實體化,但林東此刻卻完全不按照常理出牌。在淬靈二重之時,就大有符文實體化,結成領域之力的趨勢。 與此同時,房間外的陳超和顏峰兩伙勢力,此刻卻皆是沉默不言。 「沒錯,這是朱靈果。不過是個下等的。但在這下位面應該也是了不得的東西了。」魂祖回應道。 「這東西還有上等下等之分?」 「當然,人分三六九等,這朱靈果自然也不例外。上等的朱靈果在整個上位面都不好找,果實上共有9999顆顆粒,中等的有6666顆顆粒。像這個,則只有3333顆顆粒。」 聞言,林東重新打量了一下朱靈果,晶瑩剔透,讓人看之便有食慾。 「反正既然得到了,不吃反倒是浪費。」 至於外面陳超那些傢伙,自然是在朱靈果的誘惑中自動過濾掉了。 手握著朱靈果,上面的顆粒摩擦在掌心,極為有彈性,甚至握著這樣的東西,都有一種要將之捏碎的衝動。 「吃,不吃白不吃!」 咕咚! 隨著林東剛剛將之放入口中,這朱靈果彷彿有人性一般,根本就沒有給林東咬下去的機會,碩大的果實,直接沖入林東的小腹。 「恩?」 在原地駐足了良久,林東感覺好似並沒有什麼變化,不禁喃喃道:「難道這東西是假冒的不成?怎麼……」 話音未落,突地!林東只覺得小腹處傳來一陣清涼,那種感覺就彷彿置身在冰泉中一般,眨眼的功夫,這種清涼之感迅速席捲整個身體。 轟! 伴隨著一聲巨大的轟鳴,林東覺得自己的腦海中彷彿來了一次巨大的爆炸。…

Read more

關羽快速的策馬來到張龍身前,然後跳下馬一臉興奮的說道:「大哥,這次的烏桓大軍一個人都沒跑掉,嘿嘿這次簡直是太爽了。」

張龍身後的典韋聽到關羽說太爽了,於是幽怨的說到:「雲長,你是太爽了,可是我的雙鐧還沒有活動呢。」 這時的龐德在一旁插話道:「惡來,你好歹剛才還斬殺了幾個烏桓小兵,可是我連個小兵都沒有斬殺。」 張龍聽到自己的幾位大將竟然還嫌此次大戰不夠激烈,於是無奈的說道:「好了,你們幾個就再等等吧,很快就會有大戰了,到時候每個人都有上戰場的機會。」說完不再理這幾個武痴,而是開始命人打掃戰場。 此次大戰可以說是以漢軍的完勝而告終,張龍僅僅付出了不到一千的黑甲鐵騎就斬殺了三萬多的烏桓士兵,還俘虜了一萬多烏桓士兵,當然這主要是因為戲志才的巧妙安排和烏桓士兵的驕傲自大。 很快張龍率領大軍打敗烏桓士兵的消息便如同龍捲風一樣席捲了整個幽州,百姓們開始紛紛讚揚張龍這位前將軍,要知道以前的大漢軍見到烏桓軍隊就會逃跑,致使百姓們慘遭劫掠。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前將軍張龍不但阻截了烏桓的劫掠,還將他們打敗,這可是近十年來沒有過的壯舉啊。也因為這件事張龍的威望迅速地在幽州其它郡的百姓心中樹立了起來。 但是張龍並沒有管這些事情,而是很快率領大軍回到了涿郡,當然回歸的時候少不了又是一陣歡慶。 張龍回到涿郡迅速地寫了一封戰報和一封信交給信使,讓他先將信交給張讓,然後再將戰報交給漢靈帝,當然張龍還給信使帶上了五百金。 信使來到洛陽的當天晚上就以張龍的名義拜訪了張讓,並將五百金和信交給張讓,張讓看完信后拍著胸脯向信使保證事情一定會辦妥,讓他放心,接著便不管信使,眼睛發光的直盯著黃橙橙的五百兩黃金。 第二天,漢靈帝正在上朝,一副無jīng打採的樣子,剛打算退朝,張讓來到漢靈帝身前悄聲地說道:「皇上,幽州前將軍張龍有戰報要交給皇上。」 漢靈帝一聽張龍,馬上說道;「就是那個打敗黃巾、又時常給朕供奉美酒的張龍吧!好,你現在去傳信使進殿。朕倒要看看他能給朕帶來什麼消息?」 很快信使便來到了大殿上,跪拜道:「皇上,一個月前烏桓來犯,前將軍率領眾將士,浴血奮戰,將來犯的烏桓大軍打敗,這是前將軍的戰報。」說著將戰報舉了起來。 漢靈帝一聽張龍打敗了烏桓,頓時來了興緻,大聲地喊道:「好一個前將軍,果然沒有讓朕失望。速速將戰報呈上來。」 張讓將戰報交給漢靈帝,漢靈帝便迫不及待的起來,看完後漢靈帝興奮地說道:「眾愛卿,你們也看看前將軍的戰報吧。」說著讓張讓將戰報傳給眾大臣觀看。等眾人看完后,漢靈帝說道:「哈哈,這個前將軍還真是朕的福星,有他在,朕再也不用擔心那些外族了。」 下面的大臣更是一陣恭維,可是就在大家都稱讚張龍的時候,突然一個人站出來說道:「皇上,我看此次大戰恐怕是前將軍虛構的吧,他怎麼可能用區區四萬人打敗烏桓的六萬人,要知道我們平時和烏桓大戰,人數多於他們,還打不過他們。」此人不是別人,正是袁隗。 等他說完大殿上頓時一陣寂靜,就連漢靈帝的臉上都出現了一絲疑問。就在眾人沉思的時候,那個信使突然發飆了,他大聲地喊道:「你是什麼東西,竟敢質疑前將軍的功勞,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你,這次大戰確實如戰報所說,而且我也參加過戰鬥。」 漢靈帝一聽信使說自己參加過戰鬥,忙命令信使將戰鬥的經過講講,於是信使就將漢軍如何埋伏、引誘敵人一一講了出來,當然還有最後的邊境之戰,聽得眾人如痴如醉。 就在信使剛剛講完的時候,一個小太監拿著一封信交給了張讓,張讓來到漢靈帝的身前悄悄說了幾句,就將信封交給了漢靈帝,漢靈帝看完后,坐在那裡沉思了一會,然後說道:「眾愛卿,大家不用再質疑前將軍了,剛剛幽州刺史劉虞來信也說了這件事情。」 眾愛卿連忙稱是,只有袁隗臉上留露出一絲的不甘。 張讓看大殿內一陣沉悶,於是說道:「皇上,有前將軍駐守幽州,您可以高枕無憂了。只是您可要好好的想想該如何獎勵前將軍,可不能讓那些戰士們寒了心啊!」 漢靈帝一拍額頭說道:「不錯,朕是要好好獎勵前將軍及有功的眾將士!只是不知朕要獎些什麼呢?」 張讓連忙說道:「皇上,現在上谷郡正好缺個太守,不如讓那個戲志才去吧,這樣既能分化張龍的實力,又能更好的抵擋外族的進攻。至於其他的人則酌情提升一級好了。」…

Read more

然而當他們來到跟前,就傻眼了。眼前出現了一道深淵。似乎有什麼力量在這裏砍了一刀,把眼前的樹林硬生生的劈成兩塊。劉進山探頭看了一眼,就倒吸了一口涼氣。這道深淵看不見底,並且有十幾米米寬,對面也是森林,到了對面似乎就要到山頂了。可就憑他們三個人,估計是飛不過去的。

“師父!咱們是不是走錯路了!這怎麼能過得去呢!”連通海也伸出腦袋看了一眼,不由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抱怨道。好不容易走到這裏,愣是被一條這麼深不見底,又一下子跳不過去的深淵給擋住了,沒有怨氣纔怪呢。 “陸晨!你看看咱們該怎麼辦!”這回出乎意料的是,劉進山竟然開始問陸晨的意見。 陸晨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他又不是神仙,還能把這條深淵填平了不成。劉進山問自己的意見是什麼意思,難道也是在怨自己把他們領到這裏來?如果他沒記錯,應該是劉進山一直在指路。 “這麼寬的溝!我也沒辦法”陸晨的回答乾脆利索,本來他就不知道怎麼辦。不過此時他對那個劉福山可是埋怨的不輕,他可真會給自己找活,讓在把劉進山跟連通海帶來見他,又不讓自己告訴他們。這就算了,現在還弄出這麼一個深淵,這不是成心折騰人嗎。 三個人在深淵的邊緣轉悠幾圈也沒找大方法過去,陸晨不禁對那個劉福山的怨氣更重了。 魂魄早就歸位的劉福山已經坐在這裏思考了半天了。他腦海中又浮現出幾百年前那次戰鬥。當時他修煉的場地還不在這邊,就是在陸晨發現的那個白龍潭邊上的那個山洞。當時他的修爲比現在高多了,魂魄甚至可以離開九仙山。他本人也經常下山給附近的村民看看病算算卦。當時的縣太爺也聽說了他的事蹟,還派人來找過他。 其實在那之前他就知道這裏有只修煉了五六百年的黑熊,基本可以化形了。他倆的樑子就是在那次白龍潭白龍洗澡的日子結下的。當時都是爲了爭搶一些龍氣,來自各個地方的人類修仙者,包括修煉的動物爆發了一場混戰,他的對手就是那隻黑熊。不過後來他們的戰鬥似乎激怒了正在洗澡的白龍,它一聲巨吼使他們幾乎全部暈厥。那聲巨吼也是他們的心神收到了極大的震撼,感覺自己不管修爲有多高,這那條白龍面前,就連一個嬰兒都不如,也就不敢在戰下去。只能乖乖的各自找地方修煉。 當白龍消失後,各自得到好處的人,都紛紛回到自己的洞府修煉,這個時候沒有人再會爭鬥,本來就是爲了接受龍氣的洗禮,來增加自己的修爲。這會子要趕緊回去消化自己的收穫。 以後的成就,大夥都不清楚。但是劉福山知道有些人可能認爲自己的修爲已經可以碾壓別人,例如那隻黑熊,因爲在一年後,它找來了。 劉福山也不認自己會輸給它,於是一場爭鬥在所難免。大戰的慘烈程度超乎了雙方的預料。雖然最後劉福山把對方拍成一堆肉泥,但是他自己也傷的不輕,一身的修爲也是損失了七七八八。 他知道一個修行了幾百年的動物的魂魄是沒那麼容易被消滅的,何況自己的狀態也很不好,萬一遇到其他的存在,恐怕自己就要隕落在這裏了,於是他不敢再在第八峯久留。便去到了第五峯的玄虛觀住了下來,潛心修煉,也正是在那裏才先後收了吳天玄跟劉進山。因爲他覺着能來到九仙山便是一種機緣,能與自己相遇,也是一種緣分。何況自己以後還要回到第八峯繼續修煉,一是第八峯的修煉條件是整個九仙山最好的,雖然會有危險存在。第二個便是,如果能再次等到白龍沐浴的日子,那他不禁能恢復原來的修爲,還很有可能更進一步。如果是那樣,自己也許就能達到所有修煉之人夢寐以求的階段,找到第九峯,修成真正的仙。 “哎!一晃這麼多年過去嘍!不知道自己有生之年還能不能達到那個層次!” 劉福山捋着着自己花白的鬍子自言自語的說道。突然,他想到了陸晨他們幾個,也不知道這幾個小傢伙到了斷壁淵了沒有。 天色就在陸晨他們三個着焦頭爛額想辦法的時候漸漸暗了下來。甚至不遠處的這個深淵也變得黑乎乎的。爲了安全起見,大夥還會老老實實的往後退了一些。尤其是連通海,他現在最大的想法就是,掉頭回去,管他什麼陳愛飛。不知何時他的道心似乎已經開始亂了,各種負面的情緒時不時的衝擊着他的心境。 劉進山不經意的一回頭看到了一臉煩躁的連通海。他知道,自己的這個徒弟現在似乎已經到了強弩之末。修道的那種心念開始動搖,他不得不開口勸導: “通海!你要記住,修煉之人最忌道心紊亂,那便不能求得大道,修煉也會停滯不前,這不是你想要的的吧!我跟你說……。”然而,他接下來到話還沒說完就被陸晨的一嗓子給打斷了。 “你們快看,那個深淵不見了!” “還真的不見了!” 劉進山也傻眼了,白天還對他們造成很大困擾的那個深淵現在真的不見了,不但深淵不見了,周圍的一切又跟昨天晚上一樣。高高的樹林不見了,遠處的山峯也不見了,四周都是白茫茫一片。只要他們站腳的地方似乎是漂浮在這裏。 “師父!怎麼了!到底怎麼回事,什麼深淵不見了!”連通海開始着急了,因爲他剛纔只顧着抱怨,忘記自己還沒有夜視的能力,現在聽自己的師父跟陸晨似乎發現了什麼,而自己啥也看不見,不着急纔怪呢。 “唉!你呀!回去要抓緊修煉了!”劉進山聽到連通海的話,纔想起來自己這個徒弟的問題。無奈之下只能再次拿出一張符籙,這是僅剩的最後一張了,如果這張再用完了,那以後真就帶着連通海走不了夜路了。 …

Read more

w一時間滿頭大汗:「這……不幹不行啊?」

韋斯特聲如冰霜:「不幹就滾,什麼忙我都不幫。」 「那……咋取?」難道用手擼?! 韋斯特逐條介紹:「一、手握法。就是『擼』。」 隱婚纏綿:宮少,深深寵! :「對,精彩在『握』,雁先生試試不?」 「pass!」w強烈懷疑韋斯特是跟許恬婌串通一氣存心整他。 「二、按摩直腸。需要用手插進人類的直腸,按摩相關部位把**擠出來。」 「pass!」手插進**摳便便,這這這豈不比擼管還慘啊!? 「三、電擊法。用電流刺激腰薦部神經引起**,需要牲畜接受全身麻醉,存在一定風險。而且電擊容易讓人類感到刺痛、血壓升高,嚴重的可能導致抽搐和長時間嘔吐。」 「pass!」這個口味也不輕啊!人類長得跟我們一模一樣,電得渾身抽搐嘔吐不止什麼的,實在看不下去啊! 「四、使用取精器。個人強烈推薦。」 修真神女在都市 :「使用方法和男性**器一樣,無需手掌直接接觸。少年不來一發嗎?」 w絕望得像看見了世界末日:「還有別的選項沒?」 「沒有。四選一。」 許恬婌不失時機地補槍:「我覺得第四種比較好。雁先生呢?」 「……」 還是選神器吧。w眼一閉、牙一咬、心一橫,媽了巴子的,為了干挺甲蟲族、救出小黑救出老婆,讓老子幹啥都行!他甩開大步過去撿起那堆器械,故作輕鬆地望著許恬婌和韋斯特:「這東西怎麼用?」 「用嘴吹。」韋斯特說。 許恬婌「哈哈哈哈」笑得前俯後仰。 事實證明許恬婌笑得有點早——取精器其實沒那麼可怕,「用嘴吹」只是說取精器的內胎要充滿空氣和溫水才能用,職業ai(取精員)通常都是直接用嘴吹,畢竟就這麼小個東西,打氣筒什麼的既無必要也不方便,鼓起腮幫子吹兩下得了。吹完之後更輕鬆:不是讓你用手拿著往人類身上套弄,而是直接安裝在假台畜(用來假裝母畜,讓公畜爬跨的檯子)上,由種人自己爬上去做活塞運動便一切ok。 收集完一隻人類的**,w按照韋斯特的指示從取精器上卸下集精杯,交給一名研究生拿到處理室去了。人類1次只能射出少得可憐的3毫升**,w真發愁他們啥時候才能攢夠4.5億元的量。 「韋斯特老師,雁先生對您培育的草食人類很感興趣呢。」許恬婌說。 …

Read more

「行了,初次交鋒我們勝利了,下午讓你父親安排人去接手神玉礦吧!記住這件事不要讓你父親知道了,你就說是杜得世自己交出來的。」江帆叮囑道。

「好的,我就按照你說的辦。」楊雲點頭道。 下午的時候,楊仁傑回府了,當他得知杜得世把神玉礦還給自己的時候,頓時驚訝道:「呃,這杜得世是不是發傻了,怎麼肯把神玉礦還給我呢!」 楊雲故作驚訝道:「是啊,我也感覺奇怪,也許杜得世是真的瘋了!」 「這杜得世不會是耍我們的吧?」楊仁傑疑惑道。 「父親,下午派人去試探一下吧,如果杜得世真的把神玉礦交給我們了,那就是真的,如果沒有給我們,那就是耍我們!」楊雲道。 「嗯,下午讓管家帶人去看看!」楊仁傑點頭道。 下午的時候,江帆正在煉丹室煉丹,突然楊雲興沖沖闖進來,「江藥師,杜得世已經把神玉礦井交給我們了!我們成功了!」楊雲興奮道。 「嗯,這在我的意料之中的事,只是他不會這麼甘心的,要時刻監視他的一舉一動,只要有機會,就要幹掉這傢伙!」江帆點頭道。 「江藥師,今天我心情很好,我們去神雲城去快樂一番!」楊雲一把拉著江帆的胳膊道。 「呵呵,楊雲,我就不去了吧,你自己去吧!」江帆笑道。 楊雲頓時急了,「江藥師,你怎麼能不去呢!杜得世能把神玉石礦井歸還給我楊家,這都是你的功勞,這次是我請客專門答謝你的,你必須得去!」楊雲一把拉著江帆胳膊就往往門外走。 看到楊雲一臉誠意,江帆只好點頭道:「好吧,我就陪你去神雲城快樂一番!」 「呵呵,這還差不多!」楊雲笑道。 神雲城距離銀貿鎮不是很遠,有神獸草泥魅的速度,三個小時就到了。江帆是第一次看到神界的城池,當他看到神雲城的建築規模的時候,不禁驚嘆道:「哇塞,神雲城竟然如此之大,如此繁華!」 楊雲笑道:「江藥師,神雲城在神界只是一般的小城,如果你看到神馬城,你會更加震驚的!」 「哦,神界一共有幾座大城呢?」江帆好奇道。 「神界一共五座大城,分別是神馬城、神晶城、神翼城、神川城、神山城,其中以神翼城最大。」楊雲介紹道。 江帆立即明白了,這些大城都是以神界神族的名字命名的,「楊雲,神界有沒有叫神龍城的?」江帆突然想到了自己神龍族,他想從側面打聽一下。 「哦,你說的神龍城啊,很早的時候就改成神翼城了!」楊雲微笑道。 江帆心中一震,「我靠,原來神龍城被神翼族霸佔了!總有一天我要奪回神翼城,要恢復神龍城的名字!」江帆暗自發誓道。 江帆和楊雲在神雲城的大街上轉悠,他們身後跟著十幾名護衛,一路上,楊雲就像嚮導一樣,熱心給江帆講解神雲城的風情。 當他們走的一座漂亮的豪華的大門前的時候,突然楊雲喜悅道:「江藥師,我帶你去一個好地方,保證你喜歡!」 …

Read more

聽了古梵的話,安安突然放棄了掙扎,轉身溫柔地笑著看著古梵。古梵微微愣住,手上的力氣也放鬆了下來,接著,就是古梵的一聲慘叫。

能讓古梵慘叫的,猜也能猜到安安踢的是什麼地方了,現在古梵正彎著腰捂著下面一臉痛苦的看著安安。 古梵看著安安,齜牙咧嘴地說: 「女人,你真夠狠心的。」 安安雙手叉腰看著古梵,心裡覺得暢快極了,從來都是古梵欺負她,今天總算為自己爭了口氣。 安安作為有男朋友的人,古梵卻屢屢冒犯,讓安安覺得臉面上過不去,所以下手重了很多。不過安安心裡並無半點愧疚之色,誰讓古梵這人平時那麼沖呢? 古梵緩了半天之後也終於好點了,站直了腰,指著安安卻不知道說什麼。安安回瞪著古梵,一點相讓的意思都沒有。 古梵慢慢向安安靠近,古梵走一步,安安退一步,當退無可退時,安安緊張的指著古梵連連問道: 「古梵,你想幹嘛?你別過來!」 安安現在的模樣,像極了影視劇中遇到色狼的姑娘,都快說『你不走我就叫人了』。而古梵也非常配合安安的表演,繼續向安安逼近。 古梵將安安壓在牆上,唇也慢慢靠近安安的唇,安安嚇得緊閉雙眼。等古梵正要得逞之時,安安卻突然睜開眼睛再次向古梵的下面踢了去。不過這次安安並沒有成功,古梵將安安的雙腿緊緊夾住,姿勢詭異。 作為演員,安安什麼沒見過,剛才古梵逼近時自己假裝害怕,就是為了引古梵上鉤。結果,古梵雖然上鉤了,卻也是提防了安安,畢竟吃一塹長一智,何況是古梵這麼聰明的人,是不可能反覆在同一件事情上栽跟斗的。 古梵以勝利者的姿態看著安安,用笑容告訴安安自己不會在上當了,然後古梵繼續向安安逼近。 安安原本生氣的臉慢慢轉為平靜,再在最後一刻露出笑容,之後就是安安迅速頭一偏,向古梵的耳朵咬去。 安安是用了力氣的,直到安安感覺嘴巴里有了血腥味才放開了古梵。安安本以為古梵會震怒,會威脅自己,會咒罵自己或者動手打自己,但是古梵只是很安靜地看著安安。好像剛才被咬的人不是他,好像耳朵在流血一點都不痛一樣。 對於古梵不同尋常的表現,安安表示非常不解。古梵耳朵上的血滴在了古梵的白襯衫上,染紅了白襯衫的一角,安安覺得自己好像太過了點,推了古梵一把問: 「你不疼嗎?還是你傻啊?為什麼不阻止我?」 古梵傻笑著說: 「我疼啊,但是我害怕反抗會弄傷你。」 對於古梵的回答,安安不知道怎麼接話了,轉身去拿來藥箱為古梵處理傷口。 看著憋著不說話的安安,想到安安剛才的做法,古梵突然想笑,他的安安,從來都沒有變啊,從來都是一隻小野貓。 人前安安文靜得像個女神,人後安安簡直一活脫脫女神經啊,誰也不能惹那種。不過,古梵喜歡。 處理完傷口,古梵站起來給安安道歉:…

Read more

菲利普主教微微嘆了口氣,低聲說到。

雖說在這種大型戰爭當中,個人的力量顯得微不足道,但是韋魯斯這種至尊級的神射手卻是絕對不能忽視,在他的主導之下,諾克薩斯人的攻城器械被摧毀殆盡,這樣守護者們才勉強守住城牆,沒有別對方強行攻入。 如果那些投石器摧毀的慢些,或者衝車撞入城門,那麼在數量上處於絕對劣勢的防禦者們將會在短時間內被屠殺殆盡。 而現在,隨著預備隊的投入,安卡拉神廟的防禦體系變得穩定起來,獲得短暫喘息時間菲利普主教將目光轉向了諾克薩斯人出動的一支新部隊上。 「看吧,看那諾克薩斯人為我安卡拉神廟準備了些什麼東西!但不管是什麼東西,一定是強大異常!」 捏碎一張大型防禦捲軸,再次鞏固了安卡拉神廟的防禦魔法陣之後,菲利普主教拍了拍韋魯斯的肩膀:「不管來的是什麼,你和你的隊伍都必須將其阻攔下來!」 「諾克薩斯軍隊當中的陰暗感覺非常強烈,不過似乎還在蓄力,依舊沒到爆發的時候,然而另外一股氣息卻是越發明顯,已經有種躍躍欲試的感覺了。」 將目光遠眺,屏氣凝神片刻之後,韋魯斯的注意力放在了從諾克薩斯後方部隊中湧現出來的一支新隊伍。 戰鬥打到現在,雖說諾克薩斯後方部隊依舊還有不少人手,但一般來說派出的兵種部隊都是有一定規律可循,為的就是增強某個地方的攻擊性。 然而這支夾雜在幾個大隊當中的一個中隊,卻是沒有任何特點,但卻有著一股讓韋魯斯都覺得心悸的空洞感。 喝下一瓶補充體力的藥劑,韋魯斯撤回要塞後方做補給。 他奮力甩了甩手臂,將長時間戰鬥帶來的疲勞感微微驅散,隨手將射空的箭袋丟下,又從後備人員手上接過幾個充滿的箭袋,背在背上之後再次返回城牆。 重新出現在城牆之上已經是五分鐘之後的事情了,韋魯斯發現安卡拉神廟的城牆已經被破壞掉一截,不少諾克薩斯士兵正在趁著城牆被堵上之前的機會往裡沖,而守衛者們也在儘可能的將早就準備好的封堵物品往上堆,建立新的防線,雙方依舊在焦灼當中。 將注意力轉回外層,韋魯斯很快憑藉異樣的感覺找到了那支隊伍,此刻那支隊伍已經來到城牆外圍,其中一個如同眾星拱月一般,身穿紫袍的魔法師正在準備法術。 「對手已經出現,不管你是什麼來頭,都絕對無法幫助諾克薩斯人突破安卡拉神廟!」 韋魯斯第一時間就明白,自己的任務並非是跟那些普通士兵戰鬥,而是阻擋更強大的敵人。 例如,正在釋放法術的這個紫袍法師! 【穿刺之箭】! 將箭矢搭在長弓之上,韋魯斯輕喝一聲,猛的將長弓拉開,不斷蓄力之中,目標直指紫袍法師。 然而還沒等韋魯斯蓄力多久,介於他和紫袍法師之間的區域突然出現一片深紫色的空間破洞。 嗡! 經過一段時間的準備,一面巨大的空間門被召喚出來,在經歷了不到一秒的空隙之後,突然從裡面竄出幾隻兇惡巨獸。 …

Read more

血,流了一地。

顯得無比的凄慘。 自己……始終還是慢了那麼一瞬間。 差一點兒,差一點兒先逃走,就算是移開了要害,可劍氣還是進入了身體。吳淵臉上慘然,這樣的劍氣下,還有什麼人能夠活下來? 爸媽的魂魄。 在王偉那裡的小玉。 地獄空間的秘密,那個在背後策劃的人…… 吳淵心中不甘到了極點。 地獄第二層之中,紅光也驟然冒起,這是生死存亡的時候,地獄空間才會出現的紅光。 李水明瞬間出現在了吳淵的身邊,他的面色大變,頓時抬起雙手,大量的白色氣息從他身體中散發出來,滲透進去吳淵的身體。 「不行……」 李水明臉色難看無比。 吳淵已經奄奄一息,自己救不了他…… 這空間之中,要是死了宿主,會變成什麼樣子? 永久封閉? 李水明很果斷的做了決定。 他沒有再管吳淵,身上的氣息驟然爆發開來,朝著天上飛去! 地獄空間的紅光,變的更加的紅,刺眼。 「警告!攝青鬼李水明,將要叛逃!是否抹除其存在!」 吳淵的意識中,地獄空間的警惕提示炸響。 他也完全沒有料到,在這個關鍵的時刻,李水明竟然要逃。 可吳淵的心裡頭,已經來不及厭惡,來不及懊惱了。 「抹除……」…

Read more

“就是這個?”傅孤白有些懷疑老天爺是不是搞錯了,新人果然還是要歷練一下才行啊。

“呃,弄錯了,不小心弄成最高難度……”不過那個稚嫩的童音卻說出了讓傅孤白崩潰的話語,最高難度! “什麼最高難度!日!”傅孤白還沒從疑惑中解脫,就有一陣巨力襲來將傅孤白打飛。 “你小心不要死啊,不對,你死了別找我!”老天爺尷尬的說着,讓傅孤白懷疑這個傢伙的真實性,會不會是冒牌的? “最高難度?我可不可以叫隊友?”傅孤白忍不住了,這貨實在是太坑爹了,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哎,家長也真是的。 “叫隊友?”那個熊孩子對於傅孤白心中的猜測並不知道,不然早就發脾氣了,對於傅孤白的問題,他則是處於思考中,似乎叫隊友這個問題,以前好像有一任老天爺犯錯了,也是不小心弄成最高難度的,不過對方好像什麼都沒有來得及說就死了。 所謂的歷練中的最高難度不會都是老天爺搞錯吧? 就在傅孤白惡意揣摩的時候,那個聲音又發話了: шωш●TTκan●¢ O “這個先例嘛,我想想,不能夠答應!”老天爺義正言辭的拒絕了傅孤白,這種理由看來他不答應啊。 無語,難道要叫他哄這個小屁孩熊孩子嗎?還是算了吧。 傅孤白嘆口氣,緩緩起身,看向眼前襲擊自己的怪物。 一隻大蟲子,還是人形的!一人多高!這麼近的看起來好惡心,特別是那多足的觸手觸角。 “打的小爺好疼啊。”傅孤白剛說完這一句,那隻蟲子就飛快的朝着自己飛奔了過來。 丫的! 傅孤白嚇了一跳,趕緊躲開攻擊,天境頂峯的蟲子啊,雖然說最高難度,不過老天爺還是調整到純肉體攻擊了,意思就是除了肉搏其他的都省掉了,但是全部集合到肉體上,這筆龍珠還龍珠啊!這真的不是慈寧宮龍珠裏面出來的嗎? “吼!”那個大蟲子還會吼叫了,對於傅孤白閃開似乎很不爽,一下子就又要衝過來了。 靠,打住打住!傅孤白瞬間BUFF全身加持全身,那大蟲子的速度一下子又增加了許多,還會飄逸了,傅孤白怎麼都躲不過,又是硬捱了一擊,這次不是被撞飛出去了,那隻討厭的大蟲子貼在傅孤白的身上,那些讓人噁心的觸手不斷的打向了傅孤白的要害,一下接着一下,要不是狀態全滿,沒準這一下就要去了半條命。 不過縱使還沒有受到任何傷害,但是如果被這麼持續的攻擊下去,防護罩遲早都是要被打破了,那個小屁孩竟然不讓自己叫隊友,太坑爹了! 不過從這個傢伙的嘴裏,應該可以套出自己的穿越問題,回到以前的世界都說不定可以解決。 “我解決了這傢伙有什麼獎勵?”傅孤白處於捱打的境地,還忍不住的問道。 “沒有獎勵的,不過看在你現在處於最高難度的情況下,我可以完成一個小小的願望。”熊孩子老天爺這句話的意思是說,公家獎勵就別想了,私人贊助倒是沒有問題。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