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喂,社長,很抱歉這麼晚打擾你休息,我現在需要你的幫助!很急!”林天急聲說道。

林天不知道的是,遠在東海市的劉若琳,此刻沒有休息,清冷的面孔浮現着一抹濃濃的苦笑與無奈。 哎…… 這一天,總該會來的,早來與晚來,又有什麼區別呢? 自己的姐姐,與林天…… 劉若琳拿起電話,佯裝剛剛睡醒:“什麼事?”目標編號014 上海市國際機場,劉若依一席淡色的衣裙走在人羣中引來了無數人的目光。 出租車司機直到她下車走了好久纔回過神來,好像剛纔載的這個人,美的太不真實了! 時間還早,距離登機時間還有兩個小時,她也不知道爲何自己要來這麼早,是想早點逃避這個城市嗎? …

Read more

他一時心口疼的上不來氣,想說“你就是賴上我了是不是?”,但又不太有臉說,她說的句句都在理,句句都對,這事兒的確是他惹出來的,他和秦桓兩個人才是混蛋,的確礙不着她什麼事兒。

這世上對女子確實十分嚴苛,哪怕她是凌畫,哪怕她厲害的出名,哪怕她領皇命掌管江南漕運,但從根本上說,她依舊是個女子,女子就是比男子在婚姻上處於劣勢,容易被人詬病噴吐沫星子。 宴輕自從做紈絝後,真的不愛想這麼複雜的事兒,他的腦袋也不允許他想太多,吃喝玩樂就行,用不着動什麼腦子,但如今,擺在他面前的路,不容許他不動用腦袋好好地想想。 他越想,發覺自己越想哭,這一刻真對秦桓動不動就哭有了那麼點兒的感同身受,他伸手捂住心口,一時有些眼淚汪汪。 凌畫見了,早已丟到了天邊的良心都差點兒從十萬八千里地外飛回來,有點兒不忍心。 凌畫已經很久沒有良心痛了。 她看着宴輕,扭過臉輕聲咳嗽一聲,又轉回頭,慢慢地說,“我不求小侯爺金榜登科功名利祿大展宏圖,也不求小侯爺對我多好,更不會對小侯爺提諸多要求,頂多就佔着小侯爺一個妻子的名分罷了,小侯爺喜歡做紈絝,吃喝玩樂等等,以前做什麼,以後還做什麼就是,我一律都不會干涉。小侯爺娶了我,也不是沒好處的,最基本的一點,太后娘娘不會隔三差五就督促您娶妻了,您從今以後都沒了心煩。” 宴輕面色一頓,終於正眼看凌畫,“當真?” “當真!” …

Read more

“我知道。我會承擔這一切的責任,並且去死。”邦德坐在那點頭。

“明白就好!”格羅莫夫轉身走了,離開了洞穴。 唐術刑也起身就走,他不能留在這裏,此時的格羅莫夫擔心的便是自己,擔心自己會偏向狼族一方。 走出洞穴,格羅莫夫徑直朝着營地外面的拗口處走去。一直走到拗口外側,這才停下來,轉身立在一顆大樹下,看着唐術刑質問道:“你有其他的打算?” “按理說這與我沒有關係,我是說,如果我冷血一點。”唐術刑搖頭。“站在嚴懲基輔事件元兇的角度上,這樣做無需質疑。” “這樣做?你認爲我在懲罰他們?”格羅莫夫冷冷道,“不,我真的要讓他們走,他們遠離其中。不再攪局,也可以讓事情更加順利一些。有他們,亞歐部隊相反會束手束腳,你想,部隊高層肯定試圖活捉他們,想辦法讓他們證實自己的清白,但如你所說,現在是越描越黑,永遠說不清楚了。” 唐術刑看着格羅莫夫不說話,格羅莫夫也看着他,忽然間唐術刑笑了,而且是憨笑,格羅莫夫愣了下,也露出個微笑,兩人心中都明白,對方看透了,只是沒有點破,因爲點破的最好結果就是分道揚鑣,最壞的則是兩虎相爭。 唐術刑可以和格羅莫夫“打架”,但絕對不能上升到你死我活的地步,他畢竟是亞歐部隊的人,他死了,詹天涯那邊無法交代,有可能還會遭受嚴懲。 而此時,唐術刑也在心中決定了幾件事:其一、狼族的人肯定會死,自己無能爲力,但能救多少,就看自己的能力了。要死只是因爲他們必須爲基輔事件負責,作爲領頭的邦德必死無疑,反正雙眼已瞎的他與死沒有什麼區別了。而自己要救,則出於狼族的人不一定全都該死,那不就成了種族屠殺了嗎?另外,唐術刑自己也有私心,他心中清楚,這是一羣很有戰鬥力的隊伍。 …

Read more

縱然一些先天神魔,還躲藏在洪荒之中,暗地裡苟延殘喘,但對於先天大道的掌控,卻已然失控,實則都是失去了那種大道主宰的許可權。

也就是說,就算這些先天神魔,將來重修回原來的境界,也需要重新選擇大道才行。 揚眉比較特殊,因為心中戾氣稍微少一些,盤古出手,冥冥之中,對於揚眉的傷害要弱半籌,但也因此,使得揚眉依舊可以掌控空間大道。 只是現在,空間大道失去一半,揚眉也就無法依靠空間大道成為聖人了。 要成聖,未必就需要有鴻蒙紫氣,羅睺成聖就是因為自開一道。 聖人與混元大羅金仙,除了元神寄託的不同外,其實本質上,並無什麼差別。 揚眉能夠證道混元,那是因為就算失去空間大道掌控者身份,依舊可以融入空間大道之中。 如果說,若是擁有完整的空間大道,那麼揚眉就是空間大道主宰,本身就可以看作是空間大道的化身,而現在,揚眉證道成功。證道,證道,也就是說,揚眉現在,可以借用空間大道的力量。 兩者看似差別不大,但一個是主人,用自己的東西,另外一個,卻是用別人的東西。如果是自己的東西,那麼就無法剝奪,而用別人的東西,自然是要看別人臉色的。 …

Read more

大家在一起震撼地看著古博。

巫星花了數千年累計的基因進化水平,地球人五十年就可以跨越完成? 雖然說後來者可以向先行者學習,具備后發優勢,可是,這也太快了吧? 楊嘯的內心也很震撼,以前他只是有些模糊的意識,覺得地球人的進化速度似乎普遍比較快,現在經過古博的提醒,腦海突然一片清明。 古博繼續說道, 「我在返回巫星之前,又去了一次地球,地球上的人類和動物,進化速度都超越了我的想象, 而且,地球人擁有的獸魂,和我們巫星人擁有的獸魂高度相似,甚至出現了很多我們巫星人不曾出現的遠古獸魂和超級獸魂。」 說到這裡,古博再次深情地看著楊嘯。 楊嘯感覺頭皮發麻,嘻嘻一笑,說道, …

Read more

「咕嚕咕嚕……」

眾人只看到葉風的喉嚨動了動,一瓶酒就完全沒了。 「痛快啊!」 葉風大笑著說道,將酒瓶放在一邊,又打開了好幾瓶,問道:「你們也一起喝啊,光我一個人喝多不好意思啊!」 陳智和段譽峰等人早就傻眼了,這葉風到底是什麼人啊,剛剛喝啤酒對瓶吹也就算了,現在倒好,拿著白酒瓶也開始對瓶吹了,這特么的……簡直就是怪物啊! 「葉……葉兄弟,你喝酒慢點啊,這……這麼快,傷身體!」 妖孽當道,妃子很猖狂! 段譽峰忍不住說了一句,聲音都有點哆嗦了。 「怕什麼,我從小就是在酒罈子里長大的,五歲開始喝酒,十歲開始喝遍全村無敵手,十五歲開始在鎮子上稱王,現在嘛,這整個縣城,怕是也沒人能喝過我了!」 …

Read more

葉雄想了一下,覺得有道理。

反正天罰不是他的對手,要殺,下次遇到再殺也行。 「好,我答應你。」葉雄點點頭,然後問:「冷血姑娘,你們是不是每個人服的毒都不一樣的?」 「是的,每個人都不一樣,解藥也不一樣。給我的解藥解不了我父親的毒。據我了解,整個三界,已經有很多修士被七毒散控制,就像土王沙英皇,就是因為被下毒,不得已投靠魔界的。藍月一直都在想辦法給火焚天下毒,但是火王身帶著一顆極品的銀針,連七毒散都驗得出來,所以,藍月一直都沒有辦法得手。」 葉雄聽了,倒吸一口寒色。 這麼說,整個三界,不知道有多少人,暗地裡已經成為魔界的傀儡了。 「七毒散的配方跟解藥,只有魔神王一個人知道嗎?」葉雄問。 「只有魔神王跟鬼仆知道,哪些人被控制,名單也有。」 「你放心,我一定會想辦法,把七毒散的配方拿到手,把你身上的毒解開的。」葉雄鏗鏘道。 …

Read more